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重要讲话和我省考察时重要指示精神    以新气象新担当新作为推进现代化牡丹江建设  沿着习近平总书记指引方向奋力前行   开辟振兴发展的新境界   坚持新发展理念 解放思想 锐意进取 深化改革 破解矛盾 以新气象新担当新作为推进现代化牡丹江建设  坚定信心不动摇 敢于担当有作为 撸起袖子加油干   汇聚智慧力量 携手推动现代化牡丹江建设   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推进新时代牡丹江振兴发展  
p62彩票
閱讀次數:99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4日    

    6月16日晚,微博上被“屠呦呦团队将发布重大科研新突破”的预告刷屏了。6月17日一早,“大招”如约出现在各大新闻网站上。然而据科技日报采访,屠呦呦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廖福龙表示:“我们自己内部的评价认为,这是一个进展”。这个观点,也得到了其他团队成员如王继刚研究员的认可。

 

    6月17日所公布的这项“科研新突破”或者“进展”,究竟是什么?原報道中提到的新發表論文,指的都是4月末發表于《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文章《“青蒿素耐藥”的應勢解決方案》,距今已有約兩個月。

    那这项进展是什么呢?青蒿素是一种高效而廉价的抗疟疾药物,“部分由于屠呦呦的发现,疟疾死亡率在过去10年下降了50%,受感染人数下降了40%。”诺贝尔奖委员会成员扬·安德松这样说。但很少有人知道,近幾年來,青蒿素在治療瘧疾的道路上遇到了挑戰。包括柬埔寨、緬甸、泰國、老撾和中國在內的地區,已經出現了“耐藥“的狀況——青蒿素治愈瘧疾的速度越來越慢,甚至在一些病例了,傳統的青蒿素3天療程已經沒有作用了。

    进展就是,很可能找到了解决“耐药”的方法。

打破傳統“3日療法”

    好在,并不是疟原虫本身耐药了。疟疾的罪魁祸首是一种小小的、名叫疟原虫的寄生虫,它通过蚊子的叮咬进入人体,寄宿在血液中,慢慢消化红细胞里的血红蛋白。在消化血红蛋白的过程中,会产生铁与血红素,后者对疟原虫来说是一种毒物。为了保命,疟原虫们必须把血红素分解掉。

    包括青蒿素在内的许多抗疟疾药物,就是要阻止疟原虫分解血红素。

    青蒿素有两大特点:一是青蒿素的工作原理,是把血红素和疟原虫的蛋白都烷基化。烷基化的血红素不会被疟原虫分解,而烷基化的疟原虫蛋白对它本身来说也是一种伤害——这就是说,青蒿素对疟原虫的打击是多种多样的,因此它们很难通过小变异来获得耐药性。第二,但青蒿素最开始是“休眠”的,需要被铁和血红素(也就是疟原虫分解血红蛋白的产物)激活后,才能发挥效力。可是疟原虫有许多生命周期,有时也会“休眠”,它们“休眠”的时候,就不会分解太多血红蛋白,也就不会有足够的铁和血红素来激活青蒿素,像“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导致3天的疗程里,青蒿素无法进入战斗状态。

    所以,这次所谓的“耐药”,只是疟原虫改变了自己的“作息”,缩短了容易受到青蒿素攻击的敏感脆弱阶段,由此来躲过青蒿素的用药期。弄明白了“耐药”的原因就好办了。疟原虫你趁着青蒿素来了就罢工是吧?以前青蒿素用3天,现在我们用7到10天,看你装睡装多久。  除此之外,還更換了和青蒿素聯合使用的其他抗瘧疾藥物。因爲瘧原蟲可能對聯合使用的這些藥物有抗藥性,只要把這些藥換了,治療瘧疾的成功率還會提升。

青蒿素治療紅斑狼瘡,是否會成爲下一個進展?

    在这次的新华社新闻稿中,可能的大家还关注到了青蒿素的另一个潜在应用——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系統性紅斑狼瘡(SLE)曾頻頻在醫療劇中出現,因爲它實在太棘手了:

·自身免疫性疾病,病因未明;

· 可以危害全身几乎所有器官,但是患者和患者的病情会有很大不同;

· 一部分患者的肾脏、血液系统、中枢神经系统等关键部分会受到严重危害,比如狼疮性肾炎;

· 没有能治愈的药物,治疗目标是通过控制疾病活动度、减少并发症和药物毒性,确保患者长期生存、防治器官损伤及理想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

· 在大多数发达国家,超过 95% 的患者可在确诊后生存至少 10 年;

· 中国约有100万患者,大部分为年轻育龄女性。

     治疗SLE的药物,目前有激素、免疫抑制剂、单抗药物等;经典抗疟药羟氯喹,则是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二线药物。其实抗疟药在狼疮治疗中的应用很早:1894 年,就有人报道过奎宁治疗狼疮皮疹有效。

    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的尝试,开始得也非常早。1979年,有论文指出青蒿素可治疗盘形红斑狼疮(红斑狼疮中相对比较轻的一种)。同年,在中草药免疫促进剂和免疫抑制剂的筛选中,青蒿素被发现有免疫抑制作用。1992年双氢青蒿素被批准为一类新药后,屠呦呦开始重点研究青蒿素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

    青蒿素对SLE的效果究竟怎样呢?这需要更大型、更有序的临床试验证实。2016年4月12日,屠呦呦负责的“双氢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研究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审批,获得II期临床药物临床试验批件。2018年,第一位病人进组,接受24周的药物治疗。II期临床试验的目的是验证安全性和有效性。如果能顺利通过II期临床,双氢青蒿素还需通过更大规模、更严谨的III期临床试验,才能成为一种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药物。据估计,最乐观的新药上市时间是2026年。

 

     但要提醒的是,在治療SLE上,青蒿素並不是幾天用藥、一勞永逸的神藥。它會像其他藥物一樣,需要病人長期使用。對于這種可能的新藥,要有合理的期待。

    随着当事机构的声明,事情也逐渐走向平静。我们从中看到的,有媒体的不同解读,有科学家不懈的努力和探索,更有公众对于更有效、更适用的新药的渴望。我们相信今天的“重大突破”,在不久的将来,会真正出现在我们面前。


版权所有 © 2014    牡丹江市第一中学
学校地址:牡丹江市开发区兴隆街18号   校办电话:0453-6471809
牡丹江教育局  | 牡丹江教育學院  | 黑龍江省教育學院  | 牡丹江招生教育信息港  | 教學資源网